載入中...請稍候...


訂閱電子報


學員分享

 

學員阿娟

2016年12月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叫阿娟,入住恩信之家已經7個多月了,現在已踏入兼職期了。時間過得真的快,還記得入住宿舍前的種種掙扎,是多麼的艱苦、難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18歲時已開始吸毒,直至下定决心戒毒,原來已是13個年頭了。當我懷胎之時,我曾有幾個月是沒有吸毒的。當生下女兒後,魔鬼又來追趕我了。我也曾經入住過某些戒毒機構,但因心癮影響和情緒不穩之下,很快就放棄。吸毒導致我有尿頻,故我曾在一間基督教機構,參加了一個中醫戒毒治療計劃。可是,我一方面接受治療,另一方面又繼續吸毒,所以這治療對於我並沒有太大的幫助。但很感謝該機構的社工們,一直對我不離不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生下女兒後不久,我帶著女兒回娘家居住。由於自己吸毒,令父母及兄弟姐妹對我都很反感,甚至連累女兒也一同被責罵!這令我很難過。但當時自己卻無戒毒的决心和動力,心裡既痛苦又無奈;我叛逆父母,也虧欠了女兒。女兒在她小學一年級時,已知道我有吸毒習慣。但年幼無知的她,還以為媽媽吸毒等於抽煙。家裡有親戚也都抽煙,她疑惑地問:阿某某都吸毒啦,她為何不用去戒毒?你為何要去戒毒呢?直到女兒三年級後,她才真正明白,甚麼叫做吸毒。從此以後,她很不喜歡我入洗手間,即使一定要去,她都一定要跟隨。她認為媽媽進入洗手間,是為要吸毒,而吸毒引起的後遺症…尿頻,也令她很不開心。我相信她弱小的心靈,已被媽媽吸毒的事影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父母很希望我下定决心戒毒,時常追逼我。而社工也多次勸導我一定要戒毒,並努力地為我尋找合適的戒毒機構。而我自己呢?心裡只認為,我吸毒又不害人,不影響別人,為何一定要戒呢?但另一方面,又覺得女兒已漸長大了,若我仍在吸毒,那我將要如何面對她呢?因此,戒與不戒之間,很大掙扎。當社工跟恩信之家同工聯絡了,並決定可以收我的時候,我心裡仍很忐忑不安,我想今次會不會和以前一樣,住兩天又嚷著要走了。感謝神!祂很明白我,原來恩信宿舍,坐落在我很熟悉的地區,令我有一份安全感。在掙扎過後,終於來到恩信之家,這真像一個家,在這家裏,沒有不安,沒有恐懼,並且一步一步的成長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頭三個月的保護期過後,終於要踏出去做義工了。上帝很幽默,原來很怕陌生環境和長途跋涉的我,竟然要去一個很遙遠的地方(由宿舍出發,要兩小時行程才到達)做義工。感謝主!在義工期間,我感受到被重視、被尊重。過往的自卑感,開始漸漸淡去。更重要的是,我很感受到被家人接納,爸媽對我的態度,跟以往有很大分別。從前我很自卑,在家裡也都會閃閃縮縮,我不敢抱我姪女,怕兄嫂不滿。不敢抬起頭來,怕接觸到父母的目光。不敢管教女兒,因自己不是好榜樣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我,最開心是在家裏,和家人一起吃飯、閒話家常、共聚天倫。我深信這是上帝的恩典。 雖然我對於將來未有很長遠的計劃,但我會珍惜今天所能擁有的。我相信只要持守不再吸毒,做好本份,父母已是老懷安慰了,我决定努力,不再讓他們失望。 也許,將來有機會的話,都希望可報讀一些課程,並運用我的生命經歷,成為其他戒毒者的同路人。今天我的生命不再一樣,不是我自己能做甚麼,而只是我可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,我才能凡事都能做。感謝主!

 

5af1142eba400.jpg